2017年10月11日 星期三

婚礼

没事,婚礼筹备本来就不会一帆风顺的
没事,闲言闲语本来就不会因为你做的好做的多做的少而减少的
没事,很快会过去的,2 months more and we're completely done with it! 

相信我,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更加希望婚礼可以再随便再简单不过
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希望婚礼快点过去,我很累,他妈的鸡巴累

我们本来就不想要有婚礼,本来就想要注册之后,敬茶给双方家里长辈,认祖归宗之后就去渡个蜜月不用烦。但碍于家里的长辈不允许,身为晚辈,加上还没进门,我没有没有办法允许自己对着他们say no

所以我妥协,该有有的有,不该有的我不做,多余的就算了,我们真的不care这些,你们喜欢有美美的photobooth可以给你们拍照?我真心建议你们可以去putrajaya, 有很美的风景,或者在圣诞节,新年,屠妖节,马来人新年的时候去Midvalley Pavillion 拍个够,那里每次都超美超壮观的!你们喜欢吃西式牛扒,喝红酒配爵士乐,到处都有很多高级餐厅可以满足你,真的,但你必须花点银子!

- 你结婚,应该由你自己做主吧?

靠? 你们在一旁说风凉话的时候,真的最好祷告轮到你们要结婚的时候,或者你们的孩子要结婚的时候,一切顺顺利利bo huan bo loh. 祷告我到时候不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给你来个落井下石, 超酷的!

真是够了!

为了一个婚礼,我要麻烦我的姐妹们买飞机票放工之后飞回来,要麻烦亲戚们从bp开车北上五个小时,要麻烦我的家人帮我打理一切有的没的看我陪我出嫁。蜜蜂告诉我,要请谁就请,无上限,住的吃的他会安排给他们。可我想的刚好相反,我不想再麻烦更多人了!所以我没有大肆邀约,可是也因为这样,我听到了一些闲言闲语说我没有邀请他之类的有的没的。听了之后应该要有什么想法呢?除了安静的在心里面奢望别人可以感同身受以外,我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把心底所有的不愉快转换成文字发泄出来。

两个半月前,因为家里一位长辈身体状况出了问题,婚期差点有所变动,我没得选,但我不怨。因为这些事情没有人能预料也没有人希望它会发生。那阵子我最怕收到简讯,最怕收到别人问津我关于婚期二字的事情。一直不断的在道歉,跟亲友们道歉,延误他们book机票的时间,让他们等很久都没有一个笃定的答复。除那之外,我还要劝说自己去接受,接受婚期被移前或挪后的可能性,接受所有订金变成泡沫消失不见的可能,酒桌,make up artist,婚摄,婚纱,婚礼主持,婚礼驻唱,everything. 所有给出去了的钱,都可能因为时间移前而丢掷大海。我不知道为什么蜜蜂可以那么冷静,但或许也是因为他的冷静,才得以平复我当下的心情。隔日在车上,我这么多年头一回扫视到蜜蜂眼角有泪。他的泪是因为担心长辈的身体状况,也是担心我们的婚期能否如期进行,他的累和泪,我都能理解。

不闹,豁出去了,我们走一步、算一步。

现在,传统习俗过大礼已经完成了。婚期倒数两个月,我希望一切不会有所更动,希望一切都顺利进行。我知道可能会有所更动,我知道一切不可能顺顺利利到底。

打到这里,蜜蜂买晚餐回来了,他如常的亲了我额头一下,问我为什么一抹,是不是哭过、在写什么blog?可以翻译念给他听吗?

我答说,因为我上两个礼拜刚打的耳洞又烂掉了,痛到不行。










沒有留言:

二〇一七 末

Best Nine 2017 - Instagram  - 每天都至少要做两件自己不喜欢做的事 - 以上是我忙完婚礼之后的这两个礼拜以来 想抽空写篇2017总结前,思考很久 才打出来的, 第一个想法。 嗯?  两年前我二十三岁,刚踏入社会不久的新新人类 当时我也...